钟睒睒被娃哈哈闪了一记回旋镖
股票杠杆配资平台-股票配资杠杆实盘
股票杠杆配资平台-股票配资杠杆实盘

股票杠杆配资平台

钟睒睒被娃哈哈闪了一记回旋镖

发布日期:2024-03-17 04:44    点击次数:177

不要捧杀哇哈哈。

宗庆后因病逝世后,受伤最深的竟是钟睒睒。

不少网友自发抵制农夫山泉,深挖钟睒睒的“黑历史”。比如有人说农夫山泉是农夫和蛇;有人说农夫山泉喝了会生病;还有人说农夫山泉是日货,日本人才喝等等。陷入舆论漩涡的农夫山泉,不仅股价连跌三日,市值蒸发约230亿,而且线上旗舰店的销量锐减,连经销商也开始对其瓶装水进行大降价活动。

本来是一场对民营企业家的悼念活动,在流量潮水的冲洗下,异化为对另外一位民营企业家的猎巫 ——西方中世纪魔鬼说大行其道,违背当时社会规则或者宗法的世人,便被归为巫师,被大肆逮捕,用不合理的秘密审讯、证据法则,判处重罪甚至虐杀。

粗略来看,农夫山泉遭受的质疑和谩骂,大致来自两个方向:一是首富钟睒睒本人;另外一个是农夫山泉的产品。

就钟睒睒本人来说,“历史黑点”很多。其中被诟病最多的有两点:儿子的国籍问题和农夫与蛇似的忘恩负义。

对于儿子钟墅子的国籍问题,钟睒睒和农夫山泉官方都没有正面的回应。 但农夫山泉在上市之初的招股说明书中指出,钟墅子是钟睒睒的儿子,美国国籍,毕业于美国加州大学欧文分校。他目前担任农夫山泉董事会非执行董事及审核委员会成员。而在在农夫山泉官方网站上,钟墅子被列为公司管理层之一,但个人资料仅使用姓名拼音Zhong Shu Zi,似乎有意淡化与钟睒睒的关联。

这是网络情绪推导“真实农夫山泉接班人”画像的最大一块拼图。但作为一家中国本土企业,接班人的国籍问题,又显得十分的敏感。想必钟睒睒此时也是如鲠在喉,擅长做“搬运”生意,但他也无法搬运国人朴素的情感。比如就有网友评论:如果美国首富的接班人是中国籍,美国民众将作何感想?

感受到压力的钟睒睒在3日晚,通过农夫山泉官方公众号发布一篇小作文,亲自回应相关网络传言。他重点回应了三个争议问题:否认第一桶金来自娃哈哈;没有在娃哈哈领过工资,更不是因冲货被开除;天然水和纯净水之争,双方已经握手言和,但仍然坚持认为天然水更好。

坦率的讲,这篇小作文是不合格的,钟睒睒明显没有表现出记者应有的行文水平。 从给宗庆后送书,到给娃哈哈出主意做八宝粥,再到最后的自然水和纯净水之争,都是在自话自说,有意无意地在宣称自己是雪中送炭,高风亮节。就有评论认为,这个回应没有半点感谢感恩,反而成为娃哈哈八宝粥的军师大功臣。送了2本书让宗老吸收了知识茅塞顿开?布匹生意如果是第一桶金,转行就没有娃哈哈的提携之恩?一句“自己的玩笑话”否定一切。头七发布更为不妥!

当然,每个人都能这篇《我与宗老二三事》中,演绎出一集商战剧情。但实际上也牵涉出“农夫与蛇”的旧事。钟睒睒是踩着娃哈哈、康师傅、怡宝等饮料品牌登上中国首富的。其中,24年前和娃哈哈的“世纪水战”笔墨最为厚重。

当时,瓶装饮用水还是纯净水的天下,农夫山泉输出一个“长期饮用不含矿物质的纯净水对健康无益”的概念,掀起天然水与纯净水之争。这个概念符合大众本能的认知判断:不天然,矿物质都没了,肯定对健康不好。

农夫山泉还发布一个动物与植物的实验:天然水浇灌的水仙花,比纯净水浇灌的更快发芽;用水喂养摘掉肾上腺的小白鼠,喝纯净水的小白鼠只活了4天,而喝天然水的小白鼠存活了6天。宗庆后在事后挖苦道,大粪养水仙,水仙长得更好,难道大粪有益健康?

花儿街参考的林默对此评价称,这两个科学性很难评的实验,却足以让人类内心获得足够的科学支撑。此后几个月的舆论场,在被着力推动的天然水与纯净水的对立话题中,天然水与纯净水,也有了崇高与低劣的对峙。经此一役,以娃哈哈为代表的纯净水市场迅速滑落。如果问那几个月,纯净水遭遇了什么?“我觉得它遭遇了一场网暴。”

而2009年,农夫山泉陷入“砒霜门”危机,有报告称其饮料中的总砷含量超标,这给了农夫山泉沉重的打击。在关键时刻,宗庆后选择了声援钟睒睒,公开表示对农夫山泉的检测结果存疑。

不仅如此,农夫山泉旗下另外一个饮料大品牌——东方树叶,其包装、文案被指出涉日,媚日,出现大量的日本元素,甚至指鹿为马。比如说抹茶本是来源中国,却说是来自日本。这类指责放在当下的舆论环境里,很致命。

农夫山泉客服回应东方树叶包装

联系此前串货被娃哈哈开除的传言,产品层面的漏洞,这都成为标注钟睒睒“忘恩负义”的历史污点。

钟睒睒发布小作文之前,农夫山泉副总周力在朋友圈称,早年论战时两家企业会邀请同一批媒体召开新闻发布会,各自阐述论点,就算对簿公堂,也都是在法律框架下光明正大的竞争。

这本应属于在商言商的商战范畴,不应有太多复杂的声音出现。但钟睒睒和农夫山泉目前遭受的一切非议,已经脱离了商业范围,掺杂着人性、底线等是是非非的争论。

这就像钟睒睒早年发射出的一枚回旋镖,多年后又闪击回农夫山泉,并有可能动摇“大自然搬运工”的生意根基:他擅长利用舆论打赢一场商战,但也正在承受民众情绪带来的反噬。

此刻,民众的情绪就像魔镜前的王后,原本的面目在镜面里被扭曲,摇摆甚至脱离事实本身。大众也被情绪左右,剧情也需要按照自己预设的框架推进:钟睒睒就需要成为恶毒的王后。

在这股情绪的作用下,钟睒睒被推到宗庆后的反面。这也形成一个怪圈:宗庆后的形象在去世后被立的有多高,钟睒睒的原罪就必须要有多深。只有这样才符合社交媒体上绝大多数热搜事件的叙事逻辑。

很多人似乎忘了,有正派必有反派,那是武侠小说的演绎。主角的睿智光环,需要反派的跌落或者死亡来衬托。但现实的桥段,可比小说更为精彩。共情或者加戏而不得,真实世界的看客只会更加痛楚。

朋友张总说:“当年上小学的时候,班里来了个插班生。那时候我们都喜欢看《西游记》,全班都说唐僧的袈裟是黑色的,那插班生硬说是红色的,气得我们班一群人打了他一顿。他哭着把我们全班同学拉到他家。结果我们也哭了,原来世界上还有彩色电视机……” 大多数人只相信自己看到的,但看到的几乎都不是客观全面的。钟睒睒的问题,也是如此。

但确实需要仔细想想,对宗庆后和娃哈哈的追捧,和对钟睒睒和农夫山泉的追杀,这一踩一拉,最后是不是也是对娃哈哈的捧杀?而钟睒睒和农夫山泉的真实问题,最终也成为了一场消磨观众精力的“口水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