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人还是加钱?韩国“医疗大乱”
股票杠杆配资平台-股票配资杠杆实盘
股票杠杆配资平台-股票配资杠杆实盘

股票配资杠杆实盘

加人还是加钱?韩国“医疗大乱”

发布日期:2024-02-26 03:41    点击次数:96

  由于医生们抗议韩国政府最新的政策,韩国医疗界正在爆发一场大冲突。5家主要医院的实习医生和住院医生计划集体辞职,以反对政府推行医学院扩招。目前已有超过700名医生宣布辞职以示抗议,舆论担忧“医疗大乱”。对此,韩国政府密集发声,敦促医生保持克制,要求医疗系统保持稳定。同时,韩政府坚持扩招计划,双方继续“死磕”。

  医生集体辞职

  首尔五大医院(首尔大学附属医院、延世大学附属世福兰斯医院、三星首尔医院、首尔峨山医院、首尔圣母医院)的医生于16日通过决议,决定19日集体提交辞呈,并从20日上午6点开始停止工作。

  据韩联社报道,韩国保健福祉部称,有23家医院的715名医生提交了辞职信,涉及的医院遍布韩国各地。虽然目前尚无辞职报告被受理,但政府已启动紧急诊疗对策状况室,以防万一。

  医生集体辞职的导火索起源于本月初韩国政府宣布的一项政策。据韩联社报道,当地时间2月6日,韩国保健福祉部和教育部宣布,将从2025学年度高考开始扩招医学院新生,规模从现行的3058人增至5058人,增幅约为65%,这是韩国时隔27年再次扩大医学院招生规模。

  韩国保健福祉部给出的扩招理由是,基层医疗困难和地方医疗体系崩盘危机的主因在于医生短缺,届时新增招生名额将集中分配给非首都圈地区医学院。

  韩国卫生部称,考虑到韩国人口正在快速老龄化,韩国社会迫切需要更多的医生,而目前韩国医生数量相对于人口的比例在发达国家中处于最低水平。但医生团体认为,政府加人的政策最终会导致医生陷入恶性竞争,并提供过度医疗服务,从而给公共健康保险计划带去更大负担。

  医学院扩招的消息在大韩医师协会等医生团体中引发了轩然大波,他们对扩招政策表示强烈反对。当地时间2月15日,大韩医师协会表示,以旗下16个市道医师会为中心在全国各地举行集会,数百名医生、实习医生以及医科学生走上街头,要求政府撤回扩招计划。他们高举写着“反对医学生扩招”“医学院盲目扩招将导致优质医疗服务崩溃”“毫无准备的基本政策是医疗体系的终结”的横幅,大声疾呼。

  黑龙江省社会科学院东北亚研究所二级研究员、东北亚战略研究院首席专家笪志刚对北京商报记者表示,韩国医疗系统目前面临资源紧缺、不均衡等众多问题。此前有推测称,韩国医疗薄弱领域的医生缺口达到5000人,在韩国老龄化加剧情况下,未来缺口将更大。但在医生们看来,他们认为韩国已经有足够的医务人员,扩招会导致竞争加剧,现有医生应得到更高的报酬。

  政府紧急应对

  “韩政府启动紧急诊疗体系应对医生集体行动。”韩联社报道称,韩国保健福祉部长官曹圭鸿表示,全国400个急救医疗机构将全面实行24小时运转,35家地方医疗院、6家红十字会医院、卫生站等公立医院将延长门诊时间,并扩大线上诊疗。此外,韩政府近日还发布命令,要求各家医院每日汇报实习住院医生辞职、休假、离岗等情况。该部表示,将严惩拒不返岗者,选项包括吊销医师执照。

  18日,韩国总理韩德洙发表国民谈话称,若医生们集体辞职,将导致医疗服务空白,首当其冲的将是国民。他敦促医生们保持克制、坚守岗位。

  另一边,大韩医师协会继续支持医生辞职。韩联社报道称,该协会“阻止医大扩招紧急对策委员会”(以下简称“对策委”)17日举行首次会议并表示,对政府威胁将吊销执照以阻止医生自愿辞职等的“不当发言”深感遗憾,如果政府继续对医生施压,将考虑依法采取应对措施。“对策委”还重申,只有在政府取消医大扩招2000人的方针之后,双方才能展开对话。

  韩联社称,医界指责政府推出的扩招计划是“草率的单方面决定”。然而,韩国政府坚定扩招立场。“不容再拖。”韩德洙在18日的讲话中称,若无法确保足够数量的医生,就无法实现医疗改革。韩国《东亚日报》报道称,总统室高层相关人士16日表示:“虽然(医生)可能想通过集体行动缩小医大扩招规模,但政府完全没有让步的想法。”

  这已经不是韩国政府第一次与韩国医界在医学院扩招方面发生冲突。2020年7月,时任文在寅政府宣布,该国计划在未来10年内将医学院规定的每年3058名招生名额增加400人左右,同时对于主修流行病学等薪资较低专业的学生以及志愿去农村地区从事公共卫生工作的学生给予奖励。

  该措施被韩国医界指责为“草率的单方面决定”,称其可能会引起不良竞争。随后,由大韩医师协会主导韩国全国医生集体罢诊。最终,韩国政府及当时执政党共同民主党与医疗界就公共医疗资源扩容政策等达成协议,停止推进医科类院校扩招和增设公立医科大学政策。

  双方僵持患者遭罪

  在抗议扩招政策的医生眼中,最重要的不是医生人数问题,而是政策问题。据《韩民族日报》报道,原州市医师协会会长李钟福认为,小儿青少年科或首尔圈外地区缺乏医生不是医生数量的问题,而是医疗政策、制度和医生分配的问题。

  “并不是医生的人数少,而是工资低得离谱,再加上担心刑事处罚等原因,才发生了医生总是避开妇产科和外科的现象。”大田市医师协会所属的10多名医生在执政党国民力量党大田市党部前高喊道。

  大韩医师协会强调,增加医学生人数可能会对教育和培训质量产生不利影响,与其期待扩招在10年、15年后产生的涓滴效应,不如真诚地参与拯救正在崩溃的基本医疗体系的讨论。

  据新华社报道,也有一些批评人士指出,医疗界人员实际上是担忧扩招计划将导致他们的收入减少。据韩国保健社会研究院预测,到2035年,医生缺口将达到27232名。

  韩国政府认为,即使医学院扩招,每年5000名医生“也不够用”,因此还在计划如何返聘已退休医生或对医生重新进行安排。

  医界与政府的僵持让韩国陷入医疗系统混乱的恐慌中。韩国《东亚日报》报道称,一些手术已经出现被推迟现象。

  一名原本计划在某医院进行肺癌手术的患者家属16日在网络上称,当天接到电话,被告知因为医生准备罢工,手术无法进行。对此该病人家属表示,做梦也没想到最后波及自己家人,“用患者的生命来威胁保证饭碗,这是医生该做的事情吗?”

  据报道,首尔等主要医院开始出现手术延期等诊疗差池,一些脑肿瘤、胃癌患者手术遭推迟。还有部分医院以“没有实习生”为由,省略心电图等医疗检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