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线回访丨东莞:走出“失速”
股票杠杆配资平台-股票配资杠杆实盘
股票杠杆配资平台-股票配资杠杆实盘

股票杠杆配资平台

一线回访丨东莞:走出“失速”

发布日期:2024-05-16 09:35    点击次数:200

“2023年下半年,在经历了现实与预期的落差后,很多企业反应过来了,调整战略,寻找新的业务增长点。”

在近日的回访中,多家东莞企业这样告诉澎湃新闻记者,他们正在努力挖掘新增长点。

2023年上半年,东莞GDP为5262.1亿元,同比增长1.5%,在广东21个地市中垫底。针对东莞交出的这份经济“答卷”,有媒体甚至用“失速”来形容。当时,澎湃新闻记者第一时间来到东莞,感受到了一线企业主身上的“温差”与希望,也见证了他们“像草一样野火烧不尽”的闯劲。

2023年前三季度,东莞的GDP增速回升至2.0%。2023年全年,东莞GDP增速进一步上升至2.6%。数据在回稳,东莞企业主们的感受也在回温。

寻找新增长点

“2023年是一个低谷。”

作为东莞电子信息产业链中的重要一环,林晨所在的企业在高端精密装备领域深耕多年。林晨告诉澎湃新闻记者,电子信息行业2021年以后就开始出现低迷的情况,甚至2020年开始就没有增长了。

“行业其实也发展到这个阶段了,没有疫情三C消费类电子行业的全球整体市场需求也是在下降的,尤其2023年,造成很多企业的生产量比较低。”

作为东莞支柱性产业之一,电子信息产业整体需求的下降,显然也影响到了东莞的经济增速。

下半年,东莞经济的复苏,同样在电子信息产业有所映射。

2023年,东莞全市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5171.00亿元,同比下降1.9%,增速比前三季度提高1.7个百分点;单月增速看,从8月开始由负转正,连续5个月保持单月正增长,呈逐步回暖态势。

“五支四特”产业中,主导产业持续回升,电子信息制造业增加值增长1.7%,增速比前三季度提高3.2个百分点;食品饮料加工制造业增长10.0%;化工制造业增长4.1%。

“增速在回暖的原因正是企业在想办法,碰到原有的客户或市场需求出现下滑的时候,为了生存和发展,企业自然会去另外找出路。我们也在找一些出路,找一些其他的市场,比如针对中国现在增长比较好的一些行业,研发设备往这方面去开拓。”林晨说,从东莞经济的复苏,也能看出这一点。

几年前,市场环境较好时,林晨所在的企业就开始挖掘第二增长点,逐渐找到主打产品之外的一些行业应用。

电子信息产业之外,东莞的食品饮料、家具制造、纺织服装鞋帽等传统产业,也是其经济的重要支柱。

以东莞徐记食品有限公司(下称徐福记)为代表的传统产业,也在不断调整进化,来适应市场的变化。徐福记有关负责人在接受澎湃新闻记者采访时表示,2023年国际国内形势变化带来原材料涨价、成本上升等问题,加上市场竞争愈加激烈,消费渠道变化、市场需求量增加,快消行业遭到了不小的冲击。

“在这样变化的大环境下,徐福记围绕消费者为中心进行产品力的创新,打透全渠道构造市场支撑,以质量安全和智能制造形成核心竞争力,经过去年的努力和精准的策略,业绩连续增长。”

尼尔森数据显示,2023年在卖场超市渠道,徐福记散糖、散巧、散点均高居市场第一,散果冻位居第二,其中散糖和散巧的市场份额均超过了30%,散装整体市场份额持续提升。

作为东莞家具制造领域的代表性企业,慕思健康睡眠股份有限公司2015年开始建设数字化工厂,2019年启用。过去一年中,数字化工厂升级辅助物流、柔性包装等智能产线,不断升级改造的过程中,拉升产能和产品质量。

慕思有关负责人告诉澎湃新闻记者,企业的主要市场在国内,国内床垫行业集中度、渗透率、周期更换率显著偏低。“近年来,随着公众健康睡眠意识的提升,床垫赛道具备着向上增长逻辑。”

重新找到定位,找到生存空间

正处于高速发展阶段的企业,要求更高。

“15%,这是一个会感到焦虑的数字,远远不够。”哈一代玩具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肖森林告诉澎湃新闻记者,2023年增长约15%,而他对2023年的增速期待是30%以上。

“因为我们现在正在处于一个高速的增长期,增长率不能那么低才对,应该有更高速的增长。企业在每一个发展的阶段,增长是不一样的。过去三年都可以达到,只有2023年有下降。”

哈一代创立于1999年,最初做OEM,产品以出口欧美、日本等国家为主。肖森林创业初期,东莞的玩具产业风生水起,是东莞的支柱产业之一。

后来,开始内销出口“两条腿”走路。肖森林意识到,单纯做生产加工不是长久之计,还是需要增加产品的附加值。2004年才创立了自己的品牌“哈一代玩具”,定位儿童,2015年转型做适合年轻人的潮流玩具,“吾独友偶”走时尚炫酷潮玩路线,此后哈一代的发展步入了快车道。

两次转型,从OEM到OBM、IP的打造,哈一代活了下来,改变了薄利多销的模式,议价能力增强了。

“在玩具行业中,做品牌的寥寥无几。我们在转型的时候整个行业还比较好,不是因为行业倒逼着调整,而是危机意识,因为人工成本一直在升高。在玩具中做品牌的,我们是先行者。”

东莞作为国际制造业名城的基础,最不缺的就是工业基础和产业链。与东莞转型的方向类似,从生产制造企业转型为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品牌企业,需要思想的解放,品牌的打造、产品的设计、市场营销、渠道的建设等等,这些都与以前仅仅做生产这一个环节天壤之别。

肖森林表示,以前是靠降低成本来生存,现在依靠文化赋能来生存,提高产品附加值。

去年推出的兔年生肖“可可兔”毛绒玩具爆火后,哈一代今年又推出了龙年的生肖“四季小花龙”,在全网100元-200元价位段的生肖玩具中,销量排名第一。

东莞市的哈一代玩具公司设计生产的“四季小花龙”。受访者供图

肖森林说,四季小花龙设计的时候几易其稿,生肖吉祥物基本下半年10月份就开始上线预热,到春节之前都是旺季。“我们定位全球销售,不拘泥于东莞市场。玩具行业一般2月、3月淡季,4月、5月开始攀升,12月、1月达到一个高峰。”

肖森林告诉澎湃新闻记者,市场每时每刻都会变,不能固步自封。无论哪一个节点,无论怎么把握,必须追随市场的需求,敬畏市场。市场在高速运行,要提前预测市场而不是让市场等你。“一些商业的项目,商业的行为,它的培育需要一个过程并不是一蹴而就的,如果不提前筹划,临时抱佛脚,那只能是望洋兴叹。”

“民营企业一直都有巨大的危机感,居安思危,总是想着怎么顺应时代,如何紧跟潮流。民营企业就像草一样野火烧不尽,坚忍不拔,生命力顽强。”肖森林说道。

林晨认为,2022年,是一个重要的节点。对企业来说,原来的增长来自风口,只要做得不是很差,在这个行业里就能分到一杯羹,此前还有人口红利,国内的竞争也不会那么大,因为当年民营企业并没有那么多。

“现在东莞民营企业的老板,很多20年前是港资企业、台资企业、外资企业甚至国内其他一些大企业的员工。”整体企业经营的竞争压力越来越大。当市场不好的时候,就要靠企业本身的经营管理水平和技术水平,单靠原来的胆大、成本控制、抓机会抓风口就能发展很好的情况越来越少。企业更多的是要练内功,真正从经营的角度提升管理水平。

肖森林对2024年谨慎乐观。“每一家企业的特点、经营方式、资源都不一样,不能够一概而论。危中也有机,市场主体每天都有开业的、关停的。我们企业做好自己的事,学习别人的长处,补足自己的短板。”

“很多企业开始做一些变革,在经营上想一些办法,2024年总体上会比去年更好一些。东莞也好,中国的制造业也好,需要在全球供应链修复和重塑中,重新找到定位,找到自己生存的市场。”林晨说。

(应受访者要求,文中林晨为化名)